土耳其“和平之泉”行动撬动叙利亚战争天平
点击量:   时间:2019-10-21 10:35:30
本文摘要:“和平之泉”撬动叙利亚战争天平土耳其军队向叙利亚北部重镇曼比季行进。

  “和平之泉”撬动叙利亚战争天平

  10月9日,土耳其武装部队开展了代号“和平之泉”——针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越境打击行动。该行动遭遇包括北约国家在内的多国谴责,美国也开始对土耳其实施经济制裁,这使得土耳其与美国在17日达成了一份停火协议。在这段时间里,土耳其及其支持的叙利亚当地武装部队,已控制了叙利亚东北部大片地区,使得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长期致力于推进的叙利亚北部安全区计划得以继续。而伴随着该地区控制力量的更迭,俄美等国在叙利亚的博弈可能将向着新的方向进化。

  南方日报记者 泠汐

  “阔别”6年

 

  叙政府军终于重入拉卡

  存在于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武装,是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人为谋求自治而成立的武装力量。该武装控制着叙利亚幼发拉底河以东地区,与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地区接壤,与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政治力量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在2011年开始的叙利亚危机武装冲突,与各国围剿叙利亚境内“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军事行动中,以“叙利亚民主军(SDF)”为代表的库尔德武装崭露头角。根据路透社消息,美国国防部承认该组织长期接受美国援助,由美军提供训练和武器装备。

  2017年以来,美军为打击“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幼发拉底河以东地区建立军事据点,与西部的叙利亚政府军和俄罗斯军事力量“划江而治”。但在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势力被基本剿灭后,美国总统特朗普于今年年初宣布从叙利亚撤军。叙利亚民主军获得的援助被大幅削减。这给幼发拉底河以东的局势带来了诸多不确定性。

  9日,土耳其武装正式开展“和平之泉”行动。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土耳其当日就空袭了叙利亚东北部哈塞克省的城镇拉斯艾因和拉卡省城镇泰勒艾卜耶德。到17日停战协议生效时,土耳其已经占领了上述两城镇周边的大片地区,其中还包括了连接叙利亚北部地区与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的重要交通线路——M4高速公路。

  土耳其军队不断逼近,随时可能同美军擦枪走火。美国新任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13日表示,驻叙美军夹在叙利亚政府军和土耳其军队之间,形势十分糟糕。11日,美军在叙利亚北部边境城镇科巴尼的基地还受到了来自附近土耳其阵地的炮火袭击。最终,美军仓促撤出了这片地区。

  在幼发拉底河西岸长期受库尔德人控制的阿勒颇省重镇曼比季,以及“伊斯兰国”曾经的“首都”拉卡省拉卡市内,叙利亚民主军的军队随着美军一起撤出。其中,拉卡市曾是叙利亚民主军控制的最大城市,如今竟迅速易主。

  美军匆忙撤离叙利亚北部,造成了该地的权力真空。土耳其、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军势力快速占领了该片地区。如今,俄罗斯军队驻扎曼比季,而叙利亚政府军则在“伊斯兰国”2013年起控制拉卡后,首次重新进入这座城市。

  受到来自美国国内的政治压力,15日,特朗普政府在同意土耳其进军叙利亚7日后宣布了对土耳其的经济制裁,其中包括提升对土耳其钢材关税的50%,并立即停止与土耳其1000亿美元贸易协议的谈判;法国、德国等北约国家也宣布将暂停或限制向土耳其出售军事物资。

  这些制裁最终导致了17日土耳其与美国签订停火协议,但土耳其并未完全停止军事行动。目前,由库尔德人武装控制的叙利亚北部城市拉斯艾因正受到土耳其武装四面包围,如果库尔德武装不能按停火协议规定撤出土耳其主张的“安全区”范围,这座战略要地将随时重回战火。

  “后院失火”

  美国被土耳其“打”回谈判桌

  美国总统特朗普默许土耳其进攻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武装,遭到了来自国内众议院两党的一致声讨。10月16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354票赞成、60票反对的结果高票通过决议,反对特朗普从叙利亚撤军。

  军事专家韩旭东介绍,特朗普并非首次要求从叙利亚乃至中东全境撤军,而美国国内对特朗普的撤军政策也一直存在反对声音。2018年12月,特朗普为了实现竞选总统时的承诺,突然宣布要从叙利亚“撤走全部美军”。2月2日,美国参议院高票通过修正案,反对特朗普准备从阿富汗和叙利亚撤军的计划。但这并未改变特朗普的撤军意愿。

  “美国进军叙利亚的初衷是击溃支持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政府军,以及铲除‘伊斯兰国’武装。”韩旭东说,“现在‘伊斯兰国’的问题基本解决了,叙利亚政府军由于俄罗斯介入而变成了俄美两国的博弈,美国不占便宜,特朗普没有理由不撤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