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被脸书开除的中国工程师尹伊:我不后悔那天的决定
点击量:   时间:2019-10-09 09:56:27
本文摘要:9月19日,在美国加州刺眼的午后阳光下,38岁的Facebook陈姓中国工程师,从该公司位于加州门罗帕克总部园区的某处办

9月19日,在美国加州刺眼的午后阳光下,38岁的Facebook陈姓中国工程师,从该公司位于加州门罗帕克总部园区的某处办公楼的四层纵身一跃,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随后,关于他更多的消息逐渐在网络上流传:遭遇职场霸凌、面临身份压力、是全家的顶梁柱。

9月26日,也就是陈姓工程师逝世的“头七”这一天,在Facebook标志性的“竖起大拇指”点赞的标志牌下,大约有4-500名人群自发聚集起来,他们手举标语,高呼口号,要求Facebook公司公布员工跳楼自杀的事件真相,并要求公司提供更为健康的工作环境。

今年7月才刚刚加入Facebook的中国工程师尹伊是抗议人群中的一员,他不仅是高举标语、口号声喊得最响的那一位,也是现场唯一一位将Facebook的工牌亮在胸前,表明自己真实身份的抗议者。

独家专访被脸书开除的中国工程师尹伊:我不后悔那天的决定

右侧手拿话筒的抗议者为尹伊

10月7日,在抗议活动结束一周后,尹伊被Facebook正式解雇。

腾讯新闻《潜望》在事件发生后第一时间联系到尹伊本人,并对其进行了独家专访,试图还原在Facebook员工跳楼以及抗议事件发生后,Facebook公司内部究竟发生了什么。

以下按照事件发生的时间线逐一进行梳理:

9月19日

当天下午,尹伊从自己办公室所在的MPK 21园区办公楼走出,搭乘公司园区内部的穿梭车,司机告诉他:“有人跳楼了。”

随后,他又从公司同事处了解到进一步的信息:确实有人跳楼,并且跳楼的是一名华人。

尹伊说,随后他了解到,跳楼者今年38岁,1999年入学浙江大学,比2000年入学清华大学的尹伊大一岁,同样也是身在美国的华人工程师,同样面临工作和身份上的压力。“了解的越多,我越有感同身受的体验。”尹伊说。

9月26日

尹伊听说当天在园区内会有悼念活动,他便赶往MPK21号楼,到了以后发现活动已经结束,随后他听说在公司入口的标志牌处还有活动,便径直走了过去。

“当时并不知道是抗议活动,还以为是悼念,误打误撞到了那里。”尹伊说。

到现场后,尹伊说,现场抗议的人群大约有400-500人,但并不知道这些人的具体身份,有些人或许是Facebook自己的员工,有些人可能是从其他公司赶过来声援的,主要以华人为主。

“我到的时候,抗议活动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了,我看到举着标语牌抗议的几个小姑娘在大太阳下,已经有些累了,旁边的几位男生对她们说,我们换换吧,于是我也接过了标语牌,开始加入抗议。”尹伊说。

他说,当时做这件事的时候,也并没有考虑太多,至于亮明自己的工牌,他也并没有考虑太多,“做了就做了,没必要隐藏自己的身份。”

在现场,尹伊接受了ABC电视台和星岛日报的采访,当被问到Facebook是否压制言论自由时,尹伊坚决地回答:没有。

“至少在当时我没有碰到(Facebook压制言论自由)这样的事”尹伊说。

抗议活动大约从1点半开始,一直进行到当天下午3点多,期间除了抗议以外,尹伊还向在现场的陈姓工程师的家人表示了慰问,得知陈姓工程师家人希望外界不要直接用陈姓工程师的姓名,并且在出现他的照片时,对脸部进行遮挡处理。

在回到办公室后,尹伊回想起自己之前的抗议行为,觉得有必要将情况知会上级,由于其直属上级当天不在办公室,尹伊便向本组(Core Growth核心增长组)的总监口头汇报了当天参加活动的情况,总监随即要求其撰写一封邮件,写明当天接受采访的情况摘要,包括回答了哪些媒体采访问题等,尹伊按照要求发送了邮件。

9月27日

上午,尹伊看到了公司HR在26日晚间10点半左右发送的一封邮件,大意是以尊重陈姓工程师隐私为由,不允许谈论关于陈姓工程师跳楼的事件,并强调尤其不要在公司外部谈论,还在邮件末尾附上了Facebook内部提供给员工的心理咨询辅导服务Lyra的联系方式。

独家专访被脸书开除的中国工程师尹伊:我不后悔那天的决定

HR邮件强调不要在公司外部谈论员工跳楼事件

当天下午1点,尹伊被安排参加一场临时会议,参加者还包括HR和尹伊所在组的总监,在这次会上,HR向尹伊提出两点要求:一是以保护陈姓工程师隐私为由,不允许在公司内外部谈论此事,二是探望陈姓工程师家属的相关活动,需要由公司来安排进行,个人不得私自进行。

对这两点要求,尹伊提出异议,他认为,陈姓工程师家属只要求不要使用他的姓名,且肖像照片进行遮挡处理,除此以外并没有额外的隐私保护要求,此外,尹伊也认为,探望陈姓工程师的家属不应由公司来安排和决定,应该是个人行为或陈姓工程师家属委托的律师来安排。